2021.12.18

中大肿瘤 + 联影智能,双剑合璧共破转移瘤「影像迷宫」

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发布的2020年全球最新癌症负担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新发癌症病例457万例,新发癌症人数位居全球第一。

随着癌症发病率的上升,诊疗技术不断发展,使患者生存时间延长,脑转移的发生和诊断率也逐年升高。2021年《肺癌脑转移中国治疗指南》指出,20%-65%的肺癌患者在病程中会发生脑转移。

面对脑转移瘤这一颅内「在逃元凶」,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用人工智能探出了一条「追凶新路」。

如果未及早发现脑转移灶,将会有何影响?

病灶局限癌症患者如果没有脑转移,可以考虑手术切除原发灶;即使出现了脑转移,只要尽早发现有限转移灶,引起症状的较大转移灶可以采用手术治疗,不宜手术者,可采用立体定向放射治疗,尽可能地减少正常脑组织损伤,保证患者生活质量;若未及时发现有限脑转移灶,肿瘤细胞扩散至全脑,则需要全脑放疗,此可能导致患者正常脑组织大范围损伤,导致神经功能障碍,如记忆和语言障碍等,极大降低患者生活质量。

“所以我们首先必须严格按照国内外指南或共识进行检查,第二我们也必须尽早地发现小病灶,尽早治疗,有望改善患者生活质量、减少痛苦的同时,尽可能延缓神经功能损害、延长生存。”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影像科主任谢传淼讲述了脑转移瘤筛查的两个准则。
对于发病率最高的肺癌,如何才是规范的颅脑检查?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要求肺癌患者必须进行颅脑磁共振(MRI)扫描,以尽早确认是否存在脑转移,此外,该中心影像科常规行颅脑3D扫描,后期进行1mm薄层重建,以及早发现微小转移灶。

但也就是这增加的一毫米,导致一个脑部MRI图像多达1000多张。即使在2020年疫情影响的情况下,仅颅脑MRI检查仍超过5万人次。用张嵘副主任的话说“就像每天在迷宫里寻找微小的、异常的东西,人都是会疲倦的。”

脑转移瘤分布不定,多发常见,微小转移灶非常容易漏诊,其就像一个善于逃窜、分身、隐匿的“颅内在逃凶手”,无形中给阅片医生带来巨大压力。

如何能够快速突破“迷宫”抓住“真凶”?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影像科从正在使用的自动定位病灶的联影智能肺结节AI系统里找到了灵感。AI不就是永不知疲倦的侦察兵吗?

影像科立即与联影智能取得联系并描述了初步构想,联影智能恰好在脑分割技术上已有多年积累,双方一拍即合,院方收集、筛选病例资料,组织医生标注,并进行临床指导,联影智能进行算法、软件开发,经过反复迭代验证,双方通力合作共研的脑转移瘤辅助检测系统正式上线。
 
该系统可实现脑转移瘤病灶智能检出,自动显示病灶所在层面、大小及位置等多维信息,助力医生精准诊断,并根据病灶列表自动生成影像所见,节约手动撰写报告时间。
影像科立即与联影智能取得联系并描述了初步构想,联影智能恰好在脑分割技术上已有多年积累,双方一拍即合,院方收集、筛选病例资料,组织医生标注,并进行临床指导,联影智能进行算法、软件开发,经过反复迭代验证,双方通力合作共研的脑转移瘤辅助检测系统正式上线。
 
该系统可实现脑转移瘤病灶智能检出,自动显示病灶所在层面、大小及位置等多维信息,助力医生精准诊断,并根据病灶列表自动生成影像所见,节约手动撰写报告时间。
除了能高敏感度精准检出转移灶外,该系统还能与医生日常工作流程完美契合,帮助医生提高工作效率,从而让患者得到更及时的救治。联影智能AI小浮窗伏在医生工作桌面上,无需打开患者具体影像,AI就能主动在后台预筛患者,小浮窗为绿色则无病变,黄色则为存在可疑病变。针对有可疑病变的患者只要再点击即可进入AI系统界面,可一目了然地看到转移瘤病灶信息,辅助医生快速、精准阅片。

对于此次双方的合作,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孙颖副院长表示,尽管肿瘤医院本身就是人工智能发展的肥沃土壤,但很快能得到一个真正能推广到临床、被医生接受,甚至离不开的工具,是非常少见的,需要双方一致为临床落地而努力。

本次双方共创脑转移瘤检测系统只是在探索AI道路上迈出的第一步,未来双方将继续从诊断角度共创骨转移、淋巴结转移等AI应用,从而带动下游,将其复用于放射治疗流程中的靶区定位、影像引导的放疗等多个场景,进一步推动肿瘤诊疗全流程智能化。

在抗癌的生命战场上不断求索与创新,这样的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影像科,是众多影像科医生的缩影。虽然并没有在诊台前接触到患者,但他们努力做到不漏掉一个病灶,提早发现一个转移,让患者得到更及时的救治,这些非常朴素、非常简单的初心,默默守护了千千万万的生命。